美方对于APT3、APT10的指控是对中国极其恶意的栽赃陷害

时间:2019-10-07 13:42:02 作者:平堡那雨网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来源:经济日报

黑客工具广泛使用,APT攻击手法大同小异。很多黑客工具,都是开源放在github分享,意味着任何黑客组织、个人皆可以基于黑客工具进行简单修改后加以利用。不能通过攻击模式、黑客工具以及关联的公开whois信息,就认定某些攻击为同一伙黑客所为。以APT10为例,根据多个安全公司的多名分析师的分析,有未知黑客组织和来自中东的黑客组织,也曾多次利用相同工具开展针对香港、台湾等地的攻击,但是,在认定APT10隶属于中国的时候,有选择地忽视了以上几个黑客组织的行为。

近日,由东莞市星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出品的少儿冒险类电影《花村神童》即将火热开播,

右图 博物馆里展出的神舟飞船返回舱实物。

长期以来,美国政府和个别安全企业、媒体、专家学者不断炒作“中国网络威胁论”,在没有充分证据的情况下,污蔑中国政府支持APT3、APT10等黑客组织窃取美方商业秘密和敏感数据。但是,美方将APT3、APT10等黑客组织与中国政府进行关联的推论存在诸多漏洞。

whois信息追溯无科学依据。美国在溯源时使用了whois注册信息作为证据,但众所周知,whois注册信息的审核是极其不严格的,申请人可以随意填写姓名、公司、地址、联系方式等信息,域名注册商并不审查核实数据真实性,并且whois信息提供隐私保护功能,因此,刻意暴露出来的姓名几乎不具备参考价值,完全是误导查证方向。

“静谧之旅”扎根中国“林肯之道”体验升级

总而言之,美方对于APT3、APT10的指控是毫无道理的,美国在处理APT3、APT10的时候,用一些无法称之为证据的线索,串起逻辑漏洞频出的证据链,直接认定存在某个黑客组织,组织内存在某些黑客成员,具备某些身份,并服务于中国政府机构,进而对中国进行指责的行为是毫无道理的,是极其恶意的栽赃陷害。

栽赃陷害或模仿犯罪可能性极大。无论是APT3,还是APT10,从第一次曝光,到进行到溯源定位,耗时极长。在此期间,不断有安全公司发布威胁情报,剖析黑客组织使用工具、战术战法,致使真正的黑客组织可以用来模仿攻击行为,进行栽赃陷害。至少存在以下两种模仿可能:一是攻击者凭空捏造身份,模拟数据栽赃陷害;二是确实存在此人,攻击者认识其中一两个人,借对方身份窃取数据。以上行为,均会产生如境外威胁分析师所看到的数据特征,但是,均不能直接证明黑客身份,亦无法断定黑客组织关系。

《光明日报》(2019年06月12日03版)

4.肚脐贴祛湿

社工数据几乎不具备参考价值。社工数据参考价值较低,得出的结论也就自然无法站住脚。根据Twitter数据分析,Twitter完全无法核实人员真实身份,仅根据Twitter之间的关注关系,以及某些账户从事信息安全相关工作,关注木马相关信息,即认定某人为APT组织成员,显然是不成立的。

满宏卫在致辞中表示,香港积极融入国家文化和旅游发展大局,粤港澳大湾区文化和旅游发展合作务实创新,旅游领域已成为内地对香港开放程度最高的服务贸易领域之一。他希望通过本次推广活动,向香港旅游业界和香港同胞介绍内地旅游业在推进文化和旅游融合发展,以及开辟旅游新领域、新业态、新体验,推动旅游业高质量发展的努力和成效。

譬如,那位有着男版秋菊之称,打了十几年官司的赵发琦。

年号的使用最初源自于中国。在公元7世纪的飞鸟时代,日本首次采用了“大化”的年号。据此,在此后长达1300多年的历史中,日本所使用的年号均出自中国古典文学作品,并没有采用日本古典文学作品的先例。比如在平成改元时,作为最终3个候选方案的“平成”、“修文”以及“正化”均出自《尚书》《诗经》等中国古典文学作品。

缺失直接证据。众所周知,美国刑事案采用的定罪标准是“超越合理怀疑”,在法庭审判时,检方若要指控被告有罪,一定要提出确凿可信的证据来证明被告的罪行,并且要求证据是合法取得。令人不解的是,不知道为何在处理跨国案件时,反而显得轻率。不知道某安全公司是通过什么方式获得了中国公民的打车数据,也不知道一个无法验证真实性的whois信息,如何能够作为证据指控另一个企业法人。在针对疑似有中文语言背景的黑客组织溯源时,一切的可疑都被忽略,某安全公司给全世界黑客几年的时间去模仿犯罪,却因为一两条无法验证真伪的信息,认定黑客组织与中国政府有关!